21世纪网被调查:危机公关交钱灭稿 删稿费达百万|21世纪网被调查

原“凤凰网城市联盟频道”(,承办公司:龙商凤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现我司根据合作协议终止双方合作,于
2015年9月15日凤凰频道即告终止,由天盈九洲、天津凤凰铭道开具予龙商凤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授权书,相关证明即告失效。  2015年9月15日凤凰网授权城市联盟站点均在凤凰首页()设置入口,可登陆查询。凤凰网授权城市联盟站点:山东:济南市千佛山1号“CCPARK创意港”6层A6-01号湖北:武汉市江岸区大智吉庆民俗街1号楼701湖南:长沙市芙蓉区八一399-19号壹号座品B栋1504-1505室辽宁:
沈阳市苏家屯区碧桂园凤凰城216D3-4号别墅
陕西:西安市高新区高新一创新大厦N201室河南:郑州市高新区科学大道57号中原广告产业园3号楼17层86556833广州:广州市海珠区新滘中181号湖景商业广场六楼重庆:重庆北部新区财富中心财富园3号楼A栋5楼江苏:南京市黄浦2号黄埔科技大厦21楼青岛:青岛市银川西67-69号动漫产业园E座224室厦门:厦门市湖里区吕岭蔡塘广场威扬文创园凤凰大楼5层宁波:宁波南部商务区蝶缘号鸿安大厦层87195555:省市桥东区槐中85号
海南:海南省海口市海垦118号 江西:南昌市红谷中大道号江西日报传媒大厦
安徽:合肥市濉溪310号祥源广场A座7层 天津:天津市华苑产业园区华2号
:省市经开区卫星银河家园103门市 0431
81312262上述站点均拥有“天盈创智广告有限公司”“天津凤凰铭道文化有限公司”“天盈九州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正式授权。“凤凰网城市联盟地方站”传承凤凰网的价值观与影响力,严格遵守国家法规,经营,从不对客户以删稿、删贴、发布负面新闻为由索要“公关费”、“广告费”。请监督、举报。监督举报邮箱:;
;
  因近期在出现来历不明的凤凰网地方站,凤凰网城市联盟特此声明:  凤凰网在省唯一授权城市联盟站点为凤凰网频道,地址:省市裕华区裕华东106号,电话:。凤凰网频道
拥有“天津凤凰铭道文化有限公司”“天盈九州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正式授权。凤凰网频道为独家经营不具备转授权,其余未拥有“天津凤凰铭道文化
有限公司”“天盈九州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正式授权的城市联盟站点均为非法站点。  “凤凰网城市联盟地方站”传承凤凰网的价值观与影响力,严格遵守国家法规,经营,从不对客户以删稿、删贴、发布负面新闻为由索要“公关费”、“广告费”。请监督、举报。推荐:

以不刊登或删除负面报道为前提,通过公关公司收取“广告费”;被警方带走的还有21世纪网总裁刘冬、副总经理莫宝泉、记者王卓铭、夏晓柏等人。

图片 1

上海警方侦破特大新闻敲诈案抓捕8人

央视视频画面

  以不刊登或删除负面报道为前提,通过公关公司收取“广告费”;该网数名高管、记者及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被抓  关注焦点  IPO公司或上市公司为消除负面新闻,联系公关公司“讨好”媒体,签订广告协议,以达到“有偿不闻”、“有偿沉默”目的。  一些媒体看中这个“商机”,以此为经营思路,当做创收“主业”,针对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为目标的客户群,以不做负面报道为饵,招揽企业前来投广告,变相收取“保护费”。  如今,这种行为已成行业“潜规则”。其中,企业、公关公司、媒体三方获利,而广大股民和社会公众丧失知情权,一些媒体将新闻报道作为逐利寻租的工具。  9月3日,在公安部指挥下,警方在北京、上海、广州、长沙统一行动,抓捕21世纪网总裁、总编和相关经营、采编人员及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  9月3日,国内著名财经媒体“21世纪网”成为新闻主角。  当日,包括21世纪网总裁、总编辑在内的管理、经营、采编人员及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因涉嫌重大新闻敲诈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据警方初步调查,21世纪网高管和少数记者,以21世纪网为平台,以不报道负面新闻为诱饵,联合公关公司招揽广告客户。凡是与其签订广告协议的客户,网站就不再刊登其负面新闻,或删除已上网的负面报道。这种方式成为其经营思路,业内称之为收“保护费”。  另外,据涉案人向警方供述,21世纪网少数高管和记者成立公关公司,为来删稿的企业运作,从中赚取差价牟利。  业内人士称,这种用广告费换取“舆论安全”的行为,已经泛滥成灾,成为IPO公司、上市公司与媒体之间的“潜规则”。  21世纪网总裁等数人被抓  内部人士称,近百家正审核上市的企业都“被迫”与21世纪网签订广告合同,来自社会及企业的举报不断  9月3日中午,周斌在微博上转载21世纪网当天一篇针对某上市公司的负面报道,并留言“刀锋过处水无痕”。  “21刀锋”是21世纪网的品牌调查栏目,以挖掘揭露上市公司的违规行为见长。周斌是21世纪网总编辑。  据内部人士透露,周斌当天下午还在单位开会,晚上就被警方带走,此前未有征兆。  同时被警方带走的还有21世纪网总裁刘冬、副总经理莫宝泉、记者王卓铭、夏晓柏等人,他们分别在广州、北京、长沙等地被警方带走。  同日,上海润言公司总经理连春晖、执行董事陶凯,深圳鑫麒麟公司总经理邢达等人也在上海等地被抓。  当晚,上海市公安局对此事发出通报,业内一片哗然。有财经记者在微博上称,“原本已睡下,生生被震醒”。还有同行惊呼,“怎么连21也这么干?”  让业内震惊的是21世纪网和两家公关公司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21世纪网作为国内公认的三大财经媒体之一21世纪报系旗下专业的新闻网站,2010年7月16日改版上线。网站总裁刘冬兼任21世纪经济报道副主编,原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版总监周斌任网站总编辑,有自己的采编团队。  经过近4年发展,21世纪网日均点击量超过200万次,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专业财经新闻网站之一。  据内部人士称,这次21世纪网涉嫌新闻敲诈被查,源自今年A股IPO重启以来,近百家正审核上市的企业都“被迫”与21世纪网签订广告合同,由此来自社会及企业的举报不断。  警方通报称,2013年11月以来,21世纪网高管以及部分采编经营人员,涉嫌勾结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等公关公司,对数十家具有“上市”“拟上市”“重组”“转型”的企业进行新闻敲诈。  收“保护费”免负面新闻  财经公关公司会让拟上市企业与21世纪网签订广告合同,“通过这样的手段叫我们封口,这叫‘拜山头  上海润言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是专门服务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的财经公关公司,在同行业排名第一。他们的总经理连春晖及其丈夫、公司执行董事陶凯在9月3日在上海被警方控制。  与上海润言负责人一同被抓的还有深圳鑫麒麟公司董事长邢达。鑫麒麟与上海润言都属于财经公关行业的佼佼者,深圳鑫麒麟同业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三。  在21世纪网高管等人涉嫌“新闻敲诈”的过程中,财经公关公司被指扮演“掮客”。  连春晖对警方交代,从2009年到2012年,新股发行呈爆发之势,资本市场以日均数家或十数家企业的速度上市。这些企业在上市之前,新股首次发行需经过证监会IPO审核、路演、股民投票等环节,一般有15%左右的企业不能通过上市。  “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其正面形象。”21世纪网总裁刘冬供述,企业若上市将获得巨额资金。花钱让媒体在IPO期间“封口”,成为至关重要的环节。  连春晖说,2009年之前,他们去竞标IPO客户公关服务,客户关心的是他们的研究策划能力、询价推介能力;而从2009年起,他们再去竞标,客户第一句话就会问“你们和媒体的关系如何?你们能消除负面吗?”  也不乏IPO公司被媒体曝光负面问题,上市之路受阻。  2010年3月15日、1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连续报道《苏州恒久:天方夜谭式IPO》、《苏州恒久核心专利为何遗失?》,揭露苏州恒久上市过程中存在的专利虚假、利益关联等诸多问题。  对此系列报道,证监会要求核查。同年在创业板发审委第35次工作会议上,苏州恒久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申请再次被否,相关保荐机构和律师事务所也遭到相应处罚。  据业内人士透露,一家新股上市时,所花费的媒体公关费用,最少要五六百万,这对一些数千万元资产的企业来说,苦不堪言。  2010年7月16日,21世纪网改版上线。并确立了发展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为主要客户群体的经营思路。  “上级对我们网站的业绩考核其中一条就是21世纪网要和70%到75%的新上市公司签订广告投放合同。”刘冬供述说,为此,他也要求周斌、莫宝泉等人,在工作中体现网站利益的最大化。周斌和莫宝泉也是按照这些行业的行规和“潜规则”来处理各种负面新闻。  刘冬说,21世纪网属于国内一线媒体,为防止21世纪网报道负面新闻,财经公关公司会让这些拟上市企业与21世纪网签订广告合同,“通过这样的手段叫我们封口,这个在我们行业的话也叫‘拜山头’。”  据刘冬、周斌等人供述,上市公司在他们这里签订广告合作协议,每年付费20万至30万元,IPO企业的合作协议时间则是从申请上市之日起到通过上市之日,先付50%,等通过上市后,付剩下的50%。  刘冬和周斌承认,拟上市公司在IPO期间实际上并没有广告需求,他们甘愿付费的目的就是“花钱消灾”。21世纪网收了这些公司的广告费后,一般就不会再刊登这些公司的负面新闻,以往已上网的负面报道也会从网上删除。  周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在上一轮IPO期间,几乎每天经营部副总莫宝泉都会发邮件给他,告诉他哪些公司已与21世纪网合作,让他传达给编辑部,不要继续刊登这些公司负面报道。  周斌说:“有时候太多了,我也不会天天去看,因此还是会有些已签合作协议的公司的负面报道被刊登出来。”  对此情况,公关公司就会找到莫宝泉,要求他说明情况,莫再通知周斌,让其立即把报道从网上删除。  “我们网站的行为就像收保护费一样。”刘冬说,现在一家企业要上市,最少有500家媒体问他要钱,企业不给的话各种负面新闻就出来了,企业不敢不给。  据刘冬、周斌、陶凯等人透露,在21世纪网的广告经营额中,有一半来自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仅上海润言一家公关公司,自2010年至今就介绍数百家客户给21世纪网,签订的广告费达5000多万元。上海润言在其中提成10%左右。  2012年至2013年度,因为A股IPO暂停,21世纪网调低广告经营任务2000万元,上海润言也因此业绩下滑近50%。  “危机公关”交钱灭稿  企业签订了广告合作协议后,广告经营部就会告诉周斌,合同已拿下,让他指示编辑部从网上删除该企业负面报道  除日常的“拜山头”付广告费外,还有很多拟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被负面报道后找到公关公司协调删稿,并成为21世纪网的客户。  对此,21世纪网总编周斌称之为“媒体拿对企业的‘伤害权’作为经营之道”。  周斌对记者说,对于那些拒绝或少投放广告的公司,财经媒体就会去写这个公司的负面。“潜台词很明确,就是你没跟我合作我就写你负面报道。这叫媒体的伤害权,通过伤害你来获利。”  据其内部人士透露,很多财经媒体,包括21世纪网在内,他们成立专门针对IPO公司的报道小组,挖掘这些企业的负面新闻。  对此,周斌也予以证实。他说,21世纪网派记者撰写负面报道刊发到网上,或者从其他地方转载到21世纪网上,所涉公司看到报道就会通过公关公司与21世纪网合作。  签订了广告合作协议后,广告经营部就会告诉周斌,合同已拿下,让他指示编辑部从网上删除报道。  刘冬和周斌供述,他们在确定这些经营策略的时候,并没有告知下面的采编团队,有很多记者辛苦采写的报道刊登后,没多久就被自己的网站删除。  记者王卓铭说,他有数篇独家报道,刊发没多久就被删除,他为此多次去找周斌理论,获得的说法多是这个公司与网站签订了合作协议,或者已是合作客户,为了不伤害他们,只好撤掉稿件。  “我们做记者的,觉得一个新闻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突然没了,就感觉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而且还知道报社拿着新闻作品去换成钱了,更令我诧异和费解。”王卓铭说,后来这样的事一而再,再而三,他也就麻木了。  今年,21世纪网首席记者朱益民历经一个多月调查,撰写《祥云飞龙借壳圣莱达,逆周期业绩增长光环的谎言与危机》的报道,就在稿件即将刊发时,涉事公司通过深圳鑫麒麟公司董事长邢达“公关”刘冬,刘冬最终指示网站不刊登这篇报道。  据刘冬供述,祥云飞龙原本就是广告客户,他对此也很纠结。一方面是记者付出心血采写的报道,另一方面又要照顾客户要求,后来祥云飞龙追加70万元广告款,最终达成妥协。  事实上,21世纪网多数记者并不清楚网站的这个经营策略,仅仅是在自己稿件被删除后,才打听到稿件的当事人为网站客户。  “我们把这种经营和采编思路限定在几个高层之间,就是不想让底下的人觉得你写稿是为了拉广告。”周斌说,他一方面承受着记者们的埋怨,一方面也要对记者保密。他们这么做其实是对记者的保护,若记者介入这个过程,他们分分钟都有危险。  通过负面报道拉来的客户,要比日常收“保护费”赚钱多。  据上海润言总经理连春晖说,遇到负面报道,客户通过他们去跟媒体公关,价码要按照报道涉及的内幕深浅,媒体抓住的把柄大小来算钱。  据透露,上海有两家公司被21世纪网掌握了负面内幕后,通过深圳鑫麒麟公关,花费近2000万元,才将报道压下来。  记者克隆领导赚钱套路  21世纪网记者王卓铭说,自己很多稿件被领导删除,然后又获知背后有领导操作,收取企业费用,慢慢心理就变得不平衡  21世纪网高管们的经营思路,也影响了他们自身以及下面的少数记者的新闻伦理。  据警方透露,21世纪网总编周斌曾和负责经营的副总经理莫宝泉成立一公关公司,代替上海润言等其他公关公司与21世纪网对接。  周斌称,他与弟弟周敏、莫宝泉成立创众公关公司,若有企业因负面报道找到他,他就将该企业介绍给创众,由创众再与21世纪网谈删稿事宜,他们从中赚取差价。  据了解,创众在每笔业务中赚取十多万元。一年多时间,周斌从该公司分得100多万元利润。  同样的手法,21世纪网个别记者也在克隆。  21世纪网长沙记者站夏晓柏也成立富利公司,他寻找报道公司负面新闻,涉事公司找到他删稿,他就将其介绍到自己的公司。  王卓铭是2007年入行的记者,上海交大硕士毕业。大学毕业后,他被招进21世纪经济报道,从事产业经济报道。  9月3日,王卓铭被警方带走时,他正在家抱着一岁的儿子,“儿子当时拽着我肩上的衣服,不肯让我走”,王卓铭对记者说。  王卓铭说,他最初抱着新闻理想投入工作,也采访过很多独家报道,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却成为犯罪嫌疑人。  说起自己的变化,王卓铭说,自己很多稿件被领导删除,然后又获知背后有领导操作,收取企业费用,慢慢心理就变得不平衡。  今年8月,王卓铭在采访“声广健康”被人举报做虚假广告一事,王卓铭把自己电话留给该公司董事长陈晓,“当时我留一个心眼,如果他们看到报道,就会主动跟我联系。”  果不其然,稿子见报后,声广健康董事长陈晓约王卓铭见面,提出希望将报道删除,王则把他介绍给自己从事公关工作的小舅子孟垚。随后王卓铭打电话给周斌,提出声广健康希望删稿,愿意出钱合作,周斌表示同意。后来,孟垚收取声广健康85万元,付给21世纪网20万元将稿件删除,并给王卓铭12万元。  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等公司将压制负面、删稿等工作称之为“危机公关”。据警方初步调查,陶凯、邢达等人多次给刘冬、周斌送钱送物,希望他们在删稿时提供方便。  刘冬也是从业20多年的新闻人,对此他写下悔过书。  悔过书说,这种收“保护费”、投广告就删稿的模式,造成的危害无法想象。以上市公司为例,众多股民参与其中,美好的愿望是享受公司成长的红利,但如果媒体不据实报道,或者故意隐藏敏感信息,误导读者,那扰乱的将是整个市场秩序,以及大量投资者的信心。媒体不仅不会成为推动者,相反成为价值毁灭者。  “作为21世纪网站的总裁,通过这几天的深深反思,在此向所有读者,所有客户致歉,再次深深地悔过和道歉!”  记者获悉,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涉案企业已达100多家。公安机关专门开设了号码为“021-22029018”的报案电话,欢迎社会各界举报犯罪线索。

IPO公司或上市公司为消除负面新闻,联系公关公司讨好媒体,签订广告协议,以达到有偿不闻、有偿沉默目的。

编辑:秦一乔

一些媒体看中这个商机,以此为经营思路,当做创收主业,以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为目标客户群,以不做负面报道为饵,招揽企业前来投广告,变相收取保护费。

甚至有媒体高管及记者将有删稿需求的企业介绍给自己开办或亲属的公关公司,并从中赚取差价或捞取回扣。

如今,这种行为已成行业潜规则。其中,企业、公关公司、媒体三方获利,而广大股民和社会公众丧失知情权,一些媒体将新闻报道作为逐利寻租的工具。

9月3日,在公安部指挥下,警方在北京、上海、广州、长沙统一行动,抓捕21世纪网总裁、总编和相关经营、采编人员及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上海报道

本组图片据央视截屏

9月3日,国内著名财经媒体21世纪网成为新闻主角。

当日,包括21世纪网总裁、总编辑在内的管理、经营、采编人员及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因涉嫌重大新闻敲诈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

据警方初步调查,21世纪网高管和少数记者,以21世纪网为平台,以不报道负面新闻为诱饵,联合公关公司招揽广告客户。凡是与其签订广告协议的客户,网站就不再刊登其负面新闻,或删除已上网的负面报道。这种方式成为其经营思路,业内称之为收保护费。

另外,据涉案人向警方供述,21世纪网少数高管和记者成立公关公司,为来删稿的企业运作,从中赚取差价牟利。

业内人士称,这种用广告费换取舆论安全的行为,已经泛滥成灾,成为IPO公司、上市公司与媒体之间的潜规则。

21世纪网总裁等数人被抓

内部人士称,近百家正审核上市的企业都被迫与21世纪网签订广告合同,来自社会及企业的举报不断

9月3日中午,周斌在微博上转载21世纪网当天一篇针对某上市公司的负面报道,并留言刀锋过处水无痕。

21刀锋是21世纪网的品牌调查栏目,以挖掘揭露上市公司的违规行为见长。周斌是21世纪网总编辑。

据内部人士透露,周斌当天下午还在单位开会,晚上就被警方带走,此前未有征兆。

同时被警方带走的还有21世纪网总裁刘冬、副总经理莫宝泉、记者王卓铭、夏晓柏等人,他们分别在广州、北京、长沙等地被警方带走。

同日,上海润言公司总经理连春晖、执行董事陶凯,深圳鑫麒麟公司总经理邢达等人也在上海等地被抓。

当晚,上海市公安局对此事发出通报,业内一片哗然。有财经记者在微博上称,原本已睡下,生生被震醒。还有同行惊呼,怎么连21也这么干?

让业内震惊的是21世纪网和两家公关公司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21世纪网作为国内公认的三大财经媒体之一–21世纪报系旗下专业的新闻网站,2010年7月16日改版上线。网站总裁刘冬兼任21世纪经济报道副主编,原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版总监周斌任网站总编辑,有自己的采编团队。

经过近4年发展,21世纪网日均点击量超过200万次,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专业财经新闻网站之一。

据内部人士称,这次21世纪网涉嫌新闻敲诈被查,源自今年A股IPO重启以来,近百家正审核上市的企业都被迫与21世纪网签订广告合同,由此来自社会及企业的举报不断。

警方通报称,2013年11月以来,21世纪网高管以及部分采编经营人员,涉嫌勾结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等公关公司,对数十家具有上市拟上市重组转型的企业进行新闻敲诈。

收保护费免负面新闻

财经公关公司会让拟上市企业与21世纪网签订广告合同,通过这样的手段叫我们封口,这叫拜山头

上海润言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是专门服务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的财经公关公司,在同行业排名第一。他们的总经理连春晖及其丈夫、公司执行董事陶凯在9月3日在上海被警方控制。

与上海润言负责人一同被抓的还有深圳鑫麒麟公司董事长邢达。鑫麒麟与上海润言都属于财经公关行业的佼佼者,深圳鑫麒麟同业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三。

在21世纪网高管等人涉嫌新闻敲诈的过程中,财经公关公司被指扮演掮客。

连春晖对警方交代,从2009年到2012年,新股发行呈爆发之势,资本市场以日均数家或十数家企业的速度上市。这些企业在上市之前,新股首次发行(IPO)需经过证监会IPO审核、路演、股民投票等环节,一般有15%左右的企业不能通过上市。

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其正面形象。21世纪网总裁刘冬供述,企业若上市将获得巨额资金。花钱让媒体在IPO期间封口,成为至关重要的环节。

连春晖说,2009年之前,他们去竞标IPO客户公关服务,客户关心的是他们的研究策划能力、询价推介能力;而从2009年起,他们再去竞标,客户第一句话就会问你们和媒体的关系如何?你们能消除负面吗?

也不乏IPO公司被媒体曝光负面问题,上市之路受阻。

2010年3月15日、1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连续报道《苏州恒久:天方夜谭式IPO》、《苏州恒久核心专利为何遗失?》,揭露苏州恒久上市过程中存在的专利虚假、利益关联等诸多问题。

对此系列报道,证监会要求核查。同年在创业板发审委第35次工作会议上,苏州恒久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申请再次被否,相关保荐机构和律师事务所也遭到相应处罚。

据业内人士透露,一家新股上市时,所花费的媒体公关费用,最少要五六百万,这对一些数千万元资产的企业来说,苦不堪言。

2010年7月16日,21世纪网改版上线。并确立了发展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为主要客户群体的经营思路。

上级对我们网站的业绩考核其中一条就是21世纪网要和70%到75%的新上市公司签订广告投放合同。刘冬供述说,为此,他也要求周斌、莫宝泉等人,在工作中体现网站利益的最大化。周斌和莫宝泉也是按照这些行业的行规和潜规则来处理各种负面新闻。

刘冬说,21世纪网属于国内一线媒体,为防止21世纪网报道负面新闻,财经公关公司会让这些拟上市企业与21世纪网签订广告合同,通过这样的手段叫我们封口,这个在我们行业的话也叫拜山头。

据刘冬、周斌等人供述,上市公司在他们这里签订广告合作协议,每年付费20万至30万元,IPO企业的合作协议时间则是从申请上市之日起到通过上市之日,先付50%,等通过上市后,付剩下的50%。

刘冬和周斌承认,拟上市公司在IPO期间实际上并没有广告需求,他们甘愿付费的目的就是花钱消灾。21世纪网收了这些公司的广告费后,一般就不会再刊登这些公司的负面新闻,以往已上网的负面报道也会从网上删除。

周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在上一轮IPO期间,几乎每天经营部副总莫宝泉都会发邮件给他,告诉他哪些公司已与21世纪网合作,让他传达给编辑部,不要继续刊登这些公司负面报道。

周斌说:有时候太多了,我也不会天天去看,因此还是会有些已签合作协议的公司的负面报道被刊登出来。

对此情况,公关公司就会找到莫宝泉,要求他说明情况,莫再通知周斌,让其立即把报道从网上删除。

我们网站的行为就像收保护费一样。刘冬说,现在一家企业要上市,最少有500家媒体问他要钱,企业不给的话各种负面新闻就出来了,企业不敢不给。

据刘冬、周斌、陶凯等人透露,在21世纪网的广告经营额中,有一半来自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仅上海润言一家公关公司,自2010年至今就介绍数百家客户给21世纪网,签订的广告费达5000多万元。上海润言在其中提成10%左右。

2012年至2013年度,因为A股IPO暂停,21世纪网调低广告经营任务2000万元,上海润言也因此业绩下滑近50%。

危机公关交钱灭稿

企业签订了广告合作协议后,广告经营部就会告诉周斌,合同已拿下,让他指示编辑部从网上删除该企业负面报道

除日常的拜山头付广告费外,还有很多拟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被负面报道后找到公关公司协调删稿,并成为21世纪网的客户。

对此,21世纪网总编周斌称之为媒体拿对企业的伤害权作为经营之道。

周斌对记者说,对于那些拒绝或少投放广告的公司,财经媒体就会去写这个公司的负面。潜台词很明确,就是你没跟我合作我就写你负面报道。这叫媒体的伤害权,通过伤害你来获利。

据其内部人士透露,很多财经媒体,包括21世纪网在内,他们成立专门针对IPO公司的报道小组,挖掘这些企业的负面新闻。

对此,周斌也予以证实。他说,21世纪网派记者撰写负面报道刊发到网上,或者从其他地方转载到21世纪网上,所涉公司看到报道就会通过公关公司与21世纪网合作。

签订了广告合作协议后,广告经营部就会告诉周斌,合同已拿下,让他指示编辑部从网上删除报道。

刘冬和周斌供述,他们在确定这些经营策略的时候,并没有告知下面的采编团队,有很多记者辛苦采写的报道刊登后,没多久就被自己的网站删除。

记者王卓铭说,他有数篇独家报道,刊发没多久就被删除,他为此多次去找周斌理论,获得的说法多是这个公司与网站签订了合作协议,或者已是合作客户,为了不伤害他们,只好撤掉稿件。

我们做记者的,觉得一个新闻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突然没了,就感觉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而且还知道报社拿着新闻作品去换成钱了,更令我诧异和费解。王卓铭说,后来这样的事一而再,再而三,他也就麻木了。

今年,21世纪网首席记者朱益民历经一个多月调查,撰写《祥云飞龙借壳圣莱达,逆周期业绩增长光环的谎言与危机》的报道,就在稿件即将刊发时,涉事公司通过深圳鑫麒麟公司董事长邢达公关刘冬,刘冬最终指示网站不刊登这篇报道。

据刘冬供述,祥云飞龙原本就是广告客户,他对此也很纠结。一方面是记者付出心血采写的报道,另一方面又要照顾客户要求,后来祥云飞龙追加70万元广告款,最终达成妥协。

事实上,21世纪网多数记者并不清楚网站的这个经营策略,仅仅是在自己稿件被删除后,才打听到稿件的当事人为网站客户。

我们把这种经营和采编思路限定在几个高层之间,就是不想让底下的人觉得你写稿是为了拉广告。周斌说,他一方面承受着记者们的埋怨,一方面也要对记者保密。他们这么做其实是对记者的保护,若记者介入这个过程,他们分分钟都有危险。

通过负面报道拉来的客户,要比日常收保护费赚钱多。

据上海润言总经理连春晖说,遇到负面报道,客户通过他们去跟媒体公关,价码要按照报道涉及的内幕深浅,媒体抓住的把柄大小来算钱。

据透露,上海有两家公司被21世纪网掌握了负面内幕后,通过深圳鑫麒麟公关,花费近2000万元,才将报道压下来。

记者克隆领导赚钱套路

21世纪网高管及记者将有删稿需求的企业介绍给自己开办或亲属的公关公司,由其对接21世纪网,并从中赚取差价或捞取回扣

21世纪网高管们的经营思路,也影响了他们自身以及下面的少数记者的新闻伦理。

据警方透露,21世纪网总编周斌曾和负责经营的副总经理莫宝泉成立一公关公司,代替上海润言等其他公关公司与21世纪网对接。

周斌称,他与弟弟周敏、莫宝泉成立创众公关公司,若有企业因负面报道找到他,他就将该企业介绍给创众,由创众再与21世纪网谈删稿事宜,他们从中赚取差价。

据了解,创众在每笔业务中赚取十多万元。一年多时间,周斌从该公司分得100多万元利润。

同样的手法,21世纪网个别记者也在克隆。

21世纪网长沙记者站夏晓柏也成立富利公司,他寻找报道公司负面新闻,涉事公司找到他删稿,他就将其介绍到自己的公关公司。

王卓铭是2007年入行的记者,上海交大硕士毕业。大学毕业后,他被招进21世纪经济报道,从事产业经济报道。

9月3日,王卓铭被警方带走时,他正在家抱着一岁的儿子,儿子当时拽着我肩上的衣服,不肯让我走,王卓铭对记者说。

王卓铭说,他最初抱着新闻理想投入工作,也采访过很多独家报道,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却成为犯罪嫌疑人。

说起自己的变化,王卓铭说,自己很多稿件被领导删除,然后又获知背后有领导操作,收取企业费用,慢慢心理就变得不平衡。

今年8月,王卓铭在采访声广健康被人举报做虚假广告一事,王卓铭把自己电话留给该公司董事长陈晓,当时我留一个心眼,如果他们看到报道,就会主动跟我联系。

果不其然,稿子见报后,声广健康董事长陈晓约王卓铭见面,提出希望将报道删除,王则将他介绍给自己从事公关工作的小舅子孟垚。随后王卓铭打电话给周斌,提出声广健康希望删稿,愿意出钱合作,周斌表示同意。后来,孟垚收取声广健康85万元,付给21世纪网20万元将稿件删除,并给王卓铭12万元。
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等公司将压制负面、删稿等工作称之为危机公关。据警方初步调查,陶凯、邢达等人多次给刘冬、周斌送钱送物,希望他们在删稿时提供方便。

刘冬也是从业20多年的新闻人,对此他写下悔过书。

悔过书说,这种收保护费、投广告就删稿的模式,造成的危害无法想象。以上市公司为例,众多股民参与其中,美好的愿望是享受公司成长的红利,但如果媒体不据实报道,或者故意隐藏敏感信息,误导读者,那扰乱的将是整个市场秩序,以及大量投资者的信心。媒体不仅不会成为推动者,相反成为价值毁灭者。

作为21世纪网站的总裁,通过这几天的深深反思,在此向所有读者,所有客户致歉,再次深深地悔过和道歉!

记者获悉,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涉案企业已达100多家。公安机关专门开设了号码为021-22029018的报案电话,欢迎社会各界举报犯罪线索。

相关文章